•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铁岭律师 > 银州区律师 > 任玉山律师> 亲办案例
律师信息
  • 姓名 : 任玉山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手机 : 132 **** 7711
  • 证号 : 12112200210634042
  • 机构 : 辽宁正业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银州区柴河街北段金城集团一楼(区法院对过)
找法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抢劫
作者:任玉山来源:找法网日期:2010年04月08日
案情概述 案发前数日,被告人周**在自家大棚中与被告人孙*说,快过年了,没有钱,怎么想办法整点钱,孙*说,那除非抢劫。后周**在自家大棚中用自家自行车闸线(钢丝)作了一个套,图谋抢劫作案用。1999年2月12日(农历腊月27)下午,被告人孙*在昌图宝力与被告人李*想遇,孙*约李*晚上到其家中去一趟。19时,李*骑摩托车到孙*家,被告人提议找周~~(被告人周**)一起出去溜达,二人到周**大棚处,孙*进大棚内找周**,被告人周**、孙*二人带上尖刀和钢丝套,二人乘李*所骑的摩托车,从宝力镇尹家村向宝力街里行驶,途中三人共乘的摩托车超过骑自行车的赵*(被害人),周、孙二人合谋对赵进行抢劫,当赵拐向金宝公路宝力桥方向时,孙告诉李行车方向,李掉头向金宝公路追去,当车行至宝力村三组王文举食杂店时,周、孙二人下了李的摩托车,李在二人下车后,前行50米关掉车灯,熄灭发动机,等候二人。周、孙二人下车后,周以问路为名拦住被害人赵*,孙乘赵不备,持钢丝套在赵的身后将其套住,勒在赵的嘴上,周告诉孙勒嘴上了,并告诉孙向下勒赵的颈部,赵呼救反抗并与被告人撕打,周持刀上前刺赵胸部一刀,找摔倒在地,孙手中的钢丝套脱手,周检起钢丝套再次勒在赵颈部。周翻赵的衣兜,翻出笔记本一个,打火机一个。此时,有过路人向作案现场走来,李发现,李骑车从现场经过时告诉周、孙,孙在前,周在后,上了李的摩托车,逃离现场,赵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赵系被他人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2006年3月8日,公安机关将李*在吉林省蛟河拘传到案,3月13日,孙*在开原市光明社区一居民楼内被抓获,5月21日,被告人周**到宝力镇公安派出所投案。 公诉意见:被告人周**、孙*、李*构成共同抢劫罪,周**、孙*系主犯,李*系从犯。被告人周**、孙*均系自首。 一审辩护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相关规定,我接受被告人周**亲属的委托,经被告人周**的同意,并受辽宁正业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本案被告人周**的辩护律师。我接受委托后,认真查阅了案卷,会见了本案被告人周**。通过刚才的庭审调查,在我发表辩护观点以前,我首先代表被告人及其家属,对被害人死亡表示同情。但作为辩护律师,我的职责是依法辩护。现就本案事实与法律问题有以下意见: 一、证明致使被害人死亡原因是被告人周**所为,证据不足。 1、被害人死亡原因经法医鉴定:勒颈机械性窒息死亡。可用钢丝勒嘴行为也可能使人窒息死亡,因为钢丝勒在嘴上向后用力,钢丝就会压迫耳下的颈动脉,瞬间就会致人死亡。而根据被告人孙*的供述和尸体检验鉴定,充分证明勒被害人嘴行为,是孙*所为。 2、根据法医尸体检验鉴定,被害人的刀伤在腹部脐上10公分,而不是在胸部,死亡原因也不是刀伤所致。另外,关于这一节只有被告人周**供述,并且其供述是只拿刀了,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所以,认定被害人腹部刀伤是周**所为,证据不充分。 3、起诉书认定周捡起钢丝套再次勒在赵颈部,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据被告人周**从第一次到刚才庭审中的供述,其始终没有用钢丝套勒被害人颈部。仅有被告人孙*的供述,是周捡起钢丝套勒的。对这节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孙*又是本案共同被告人,案件处理结果与其有切身利害关系,有可能为推脱责任而供述不实。如运用间接证据证明案件主要事实,需要与其他证据相结合才能证明,并且间接证据之间没有矛盾,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得出的结论是确定、唯一的。也不能根据周**供述其作案,被害人尸体检验鉴定颈部有勒痕,就得出周**再次捡起钢丝勒赵颈部的确切结论。另外,本案案发时间是1999年2月12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晚上八点多,这时间晚上是没有月亮的,在没有其他照明条件下,正常人视力能见度只有2-3米,而他们制服被害人时是在被害人反抗中进行的,在这种条件下周不可能捡起钢丝套再次勒赵的颈部。此其一。其二,周**也不一定有再次作案时间。孙*在公安机关第一次供述:去李*摩托车那,2、3分钟周**才回来,第二次供述是“差几米”,而李*供述是:“我回头一看是他俩,就停车等他俩”。可见,他们之间关于这一点供述相互矛盾,周**能有时间去捡掉在地上的“套”,不能确定。 所以,致使被害人当场死亡,没有证据证明是被告人周**造成的。 二、周**自首行为成立。 1、周**是在其亲友的规劝下,主动投案的。关于这一点公安机关已证实,毋庸质疑。 2、周**到案后,如实交代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且供述了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虽在细节上与孙*供述不一致,但也按照法律规定供述了主要的、基本的事实:一是供述了本案的同案犯为孙*、李*;二是供述了作案工具。认定其没有如实供述,没有足够证据。 3、被告人的辩护是依法行使辩护权,其辩护不是否认犯罪事实,不能以为被告人依法行使辩护权,而认为其没有如实供述,认罪态度不好。另外,被告人周**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及刚才庭审的供述,始终承认其作案,没有翻供表现。 三、周**有悔罪表现,认罪态度好。 如前所述,周**自首行为成立,他的自首行为足见其是认罪服法,自觉接受惩罚的行为。庭审中能如实交代罪行,并诚恳向被害人家属道歉,愿意最大限度进行赔偿。所以,周**是真心悔改,认罪态度好。 终上所述,虽本案构成共同犯罪,有共同故意和共同行为,但致使被害人当场死亡是周**所为,证据不充分。被告人周**作为农村农民,没有前科,犯罪后能主动投案自首,认罪伏法。根据我国刑罚的目的是惩罚和教育相结合的原则,请法庭给其改过自新的机会,予以从轻处罚。 辩护人:任玉山 2006年9月19日 一审判决:二被告人周、孙应共同承担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且二被告人均不够成自首。判处周**、孙*死刑,李*10年有期徒刑。 二审辩护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我作为上诉人周**的辩护人,通过刚才的庭审,有以下意见: 一、 本案在事实方面不清楚,一审判决在证据上明显存在瑕疵。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据此,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口供虽然是证据的一种,但由于本案关系到二条人命的去留,据以定案的证据应具有排他性。分析一审法院对周**定罪的证据有以下几种:1、周**投案后的供述;2、同案孙*、李*的供述;3、周**、孙*和李*的辨认笔录;4、被害人死亡的法医尸体检验鉴定。除此之外其他证据都不能证明上诉人周**犯罪。而上述证据间也有无法排除的矛盾:1、作案工具是谁带到现场的不清楚,均称是对方所为;2、关于对被害人勒颈行为一节上,周**称勒颈为孙*所为,而孙*称他勒的第一次,周**之后又勒的被害人颈部;3、关于谁拦截的被害人,二人均称为对方所为。虽然一审法院认定,本案由周**、孙*抢劫致被害人死亡的证据,能形成一个证据链条,二人在犯罪的作用相当,共同承担责任,并无不当。但在对个人的量刑上,则要根据各被告人在犯罪的作用进行量刑,而我想说的是,既然区分个人在作案中作用对其量刑,是刑罚中罪行相适应原则要求。而本案对上诉人周**定罪量刑的证据,如果去掉其口供,则证明其抢劫犯罪的证据链条就会断,仅凭同案犯孙*的口供对周**据仪以定罪的证据是不充分的。尤其,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阳的讲话:“要使每一起死刑案件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所以,一审法院对上诉人周**以有瑕疵的证据,判处死刑,实属不当。 二、上诉人周**自首行为成立,罪不当死。 首先,上诉人周**能主动投案,关于这一点,公安机关、检察院及一审法院都已认定,无庸质疑。在此也不再赘述。 其次,从事实层面讲,上诉人周**的供述符合实际,更加可信。1、关于作案是否有合谋,当天是谁找的谁一节,孙*的供述是“周**找的他”,同案犯李*的供述“是与孙*到周**大棚处找的周**”,可见,周**的供述:“是李*、孙*到他家大棚找的他”,其供述是真实的。 2、关于指示李*行车方向一节,孙*与周**都供述了:“孙*坐中间,周**坐后边”。那么当时车速不慢而且有风,李*在当时能否听见?而李*供述:“是孙*告诉的”,所以,在当时条件下由孙*指示李*是符合实际的。 3、关于对被害人勒颈行为一节,周**一直供述勒颈是孙*所为,而孙*的供述值得怀疑,在公安卷宗74页,2006年5月29日,公安机关的讯问,是这样的:问:“前几次提审你,反复问你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说周**勒被害人脖子了。”答:“前几次我知道周**没有被公安局抓住,李小子(李*)被取保了。我听说李小子(李*)有亲属在检察院,我怕我说,周**勒被害人了,这件事传出去,周**报复我。”可是,事实上,上诉人周**是在5月21日投案的,孙*当时在看守所羁押,怎么能在7、8天就知道了呢?一种可能是有人违规透露了情况,一种可能是自己所为,怕担责任而推脱。那不管什么解释,其在以前和以后的供述,都有说谎可能。 通过以上分析,上诉人周**的供述一直稳定,其供述更可信。至于,其否认用刀扎了被害人,这完全有可能在当时的慌乱撕扯中,被害人在失重情况下,上诉人周**持刀无意识造成的。另外,其供述作案中一直拿刀了,承认被害人刀伤系其形成的,就意味着在法律上承担了罪责。强调是否扎了被害人,没有实质意义。 再次,从本案证据角度讲,证明被害人死亡系上诉人周**所为的证据不充分,关于这一点辩护人在一审时已阐述清楚,在此不再重复。那么证明其不如实供述的证据亦不充分。 最后,上诉人周**主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上诉人周**在公安机关、检察院和一审法院开庭时的供述一直稳定,不但供述了其参与作案,还供述了作案的工具等主要犯罪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所以,上诉人自首行为是依法成立的。一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不但是置本案自首事实于不顾,也违反罪责自负原则。一审判决在查明事实部分已认定上诉人供认不讳,却在以后的论述中认为:“不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既然供认不讳又怎么“不如实供述”?不能因为用其口供证据认定有罪,为了判处死刑而又称其“不如实供述”,对自首行为不予认定。这严重违反我国刑法“惩办与宽大”的刑罚原则。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是否影响自首成立问题的批复》规定:“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成立”。本案上诉人周**在投案后对其行为性质的辩解, 不能影响自首的成立。 审判长、审判员:本案在证明上诉人周**构成共同抢劫罪,事实上不清楚,证据上不是确实充分。在这种情况下,对其定罪本身就存在问题,况且,上诉人周**能主动投案,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真心悔过,那么,根据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以及现行的刑事政策,贯彻少杀、慎杀的原则,对上诉人周**改判死缓是合适的。 谢谢审判长! 辩护人:任玉山 2006年12月8 日 二审判决:采纳辩护人的意见,判处周**死缓.

以上内容由任玉山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任玉山律师咨询。

任玉山律师
任玉山律师
服务地区:辽宁-铁岭
专业领域:债务债权,损害赔偿,婚姻家庭,刑事辩护,仲裁,合同纠纷,劳动纠纷,交通事故
手机热线:132 **** 7711 (08:00-21:3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